卡尔洛的华丽大冒险 序曲

    这个故事发生在世界历三三O五年夏天。

    就在此时,莉莉亚正在首都的公寓里一个人拚命赶暑假作业不是因为她的拉奇卡之旅意外连连而提早回来的缘故。

    特雷兹则是把他那台灰头土脸的边车停在洛克榭国土中央的某家公路速食店旁,正在边吃东西边认真研读敦游泳的书。

    故事的舞台是托尔卡西亚国的希尔拉镇。

    也就是莉莉亚和特雷兹被卷入阴谋之中、和飞行艇一起掉进库梧尔兹海其实是个大湖的湖畔小镇。

    「送别会?」

    「思,导师的送别会。听说是后天中午。」

    「喔」

    镇外一栋类似小型学校的建筑物,孩子们正在后院聊天。

    这里是人称「导师」的艾印墨尔索所创办的教养院。接获导师突然去世的消息,院方立刻决定在下个月将这里改名为二父印墨尔索纪念教养院」。

    黄昏将至。天边已染上一片霞红,轻风拂过湖面。

    聊天的这群孩子从五岁到十岁都有,其中有一个抱着双臂,靠着树干的红色短发小孩。一身深褐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似乎若有所思。

    先前那个孩子好像想到什么,叹了一口气:

    「人只要一死,什么都完了。」

    这个小孩和在困境中长大的孩子有点不同。尽管神情忧郁,说起话来却不带感情,惹得不满的旁人一阵白眼。

    这个小孩也不服输地反瞪回去,倒是逼的对方别开眼神。照这种情形看来,这个孩子的地位似乎满高的。

    「送别会上要做什么?跟葬礼不一样吗?」

    听到红发孩子的问题,有个孩子就把自己从大人那里听来的消息讲出来。

    原来导师生前留下遗言,所以这场送别会是遵照遗言举办,不花一毛钱,只是全体院生一齐祈祷而已。

    「喔就这样?好冷清啊。」

    「有什么办法?那是遗言,而且我们又没钱。」

    「也没有花束之类的吗?」

    「听说没有。」

    「思」

    红发小孩说完,仰头看天想了四秒钟,然后低头对众人说道:

    「各位你们听我说」

    建筑物二楼的窗子后面,有两个大人正从窗帘缝隙偷看聚在一起的孩子。

    「安洁拉老师那个孩子就是我说的『卡尔洛』。虽然她是个女孩子,可是只要谁叫她『卡尔拉』,她就跟谁生气。」

    说这话的人是一个罩着围裙的中年女性。她的对面站着另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子。

    「就是那个红头发的孩子吗?」

    穿着蓝色裤装的安洁拉老师如此说道。她有着修长的身材以及披肩黑发,经常日晒的脸上有一双大而灿烂的眼睛,看起来既好强又充满活力。

    她不是这间教养院的人,而是孩子们就读的镇立初等学校的老师。

    看着卡尔洛在大家面前侃侃而谈,安洁拉老师豪迈一笑:

    「原来如此看起来不好惹呢。」

    听到这句话,中年女性也以夸张的态度说道:

    「卡尔洛在导师面前很老实,不过自从导师走了以后,光靠我们恐怕制不住她。而且她在飞行艇出事时带领孩子们逃生之后,孩子们就把她当成孩子王,我们很担心她对其他孩子的影响。」

    「原来如此。」

    「其实我们是担心她会不会逃走。当初是导师说服她来到这里,如今导师不在了万一卡尔洛逃跑,孩子们也有样学样」

    「不过,他们的言行举止奸像没什么异常?」

    「那只是现在」

    「您是不是多虑了?」

    「不是!我绝不是多虑!即使导师过世,我们还是得好好维持下去,否则怎么对得起在天国守护孩子的导师呢!要是让卡尔洛逃走了,我们的面子怎么挂得住!我们需要老师的帮助!」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在后天之前,我就特别盯着那个孩子吧。」

    「拜托您了!大家若能在送别会上打成一片,卡尔洛或许会改变心意。」

    「是啊,希望如此。」

    安洁拉老师一面苦笑一面回答,然后换个话题:

    「对了,学校不用送什么东西到送别会上吗?校长要我来问问,好歹送一束花吧?」

    「请您转告他,真的不用了,只要有心就够了。这场送别会原本就是院方私自办理,怎么好意思让别人破费。我们这里一向都是省吃俭用经营也请您向周遭的人们这么说吧真是不好意思。」

    「这样啊我明白了。」

    看到她万般推辞,安洁拉老师也不再坚持送花的事。

    虽然是题外话,过了不久之后,院方不断收到一群「突然提前退休的洛克榭首都富豪」送来的大笔善款。

    院里响起晚餐钟。暮色中的孩子纷纷往建筑物跑去。

    「那么,我明天会整天待在这里,好好看住卡尔洛。」

    这时卡尔洛正好走到窗下,不经意地抬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她的眼神和安洁拉老师相对片刻

    「哟,想跟我斗?」

    从撂下狠话的安洁拉老师的视野消失。

    当天晚上

    宽敞的寝室里,孩子们的床一张张整齐并排。年轻的女职员拿着提灯巡床,确定每个孩子都在之后才走出房间。

    她前脚才走,后脚马上有人打开房门,小小的人影溜进房里。

    「我来了。」

    听到卡尔洛的声音,床铺上马上响起几声回答:

    「哟。」「好。」「来啦。」「等你好久了。」

    孩子们边说边下床挤到寝室角落,卡尔洛站在他们中间宣布:

    「奸,我现在把我想到的计划告诉你们。明天就要一决胜负。」

    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钱那是两枚刻着叶子的硬币,也是莉莉亚之前给她的「正当报酬」,是一笔不算小的数目。

    孩子们低声哗然。

    「用这个的时候到了。」

    卡尔洛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明天会离开这里。你们大家」

    隔天一大清早,孩子们都还没起床。

    「哩i」

    穿着体育服的安洁拉老师,已经骑着心爱的脚踏车来到教养院与职员会合。

    老师把孩子们都叫起来,大家一起吃早餐,卡尔洛也不例外。安洁拉老师隔着窗户,目不转睛监视她。

    用餐完毕,全体师生一齐洗碗收拾桌子。今天不用上课,所以三十几个院童就随心所欲到处玩耍。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游戏的地方也只限于院里、庭园、隔壁的公园,还有那个大得吓人的库梧尔兹海。

    卡尔洛则和几个孩子在院子里说话。

    「她奸像还没有动静。」

    安洁拉老师待在梢远的大门旁边监视他们。她的脚踏车就在身旁,只要情况不对,马上可以全速追上去。

    「卡尔洛你还不走吗?巴士快要开了。」

    一个孩子问道。

    卡尔洛爬到一棵大树上,选了一株粗枝躺在上面,悠闲眺望湖中景色。今天的湖面依然平稳,不断反射点点阳光。

    「还不行。」

    卡尔洛只是这么回答。

    「为什么?你的计划不是一大早就」

    「有个狠角色在看。」

    又压低声音:

    「你们假装没事的样子,一次一个看看大门。」

    「门?」

    听她这么说,孩子们轮流以若无其事的模样慢慢往大门瞥去。

    安洁拉老师站在大门旁边,身旁还有一辆看起来很快的脚踏车。

    「那个老师从早上就来了。她一直在看我。」

    「个会吧他们发现我们的计划了?」

    「不知道。反正我肯定她在提防我们。」

    「怎,怎么办?」

    「下午还有班巴士,我等那一班好了你们随时都要准备好,知道吗?」

    带着锐利限神的卡尔洛如此回答。

    安洁拉老师所站的门外马路驶过一班前往邻镇的公车。一天只有两班车。

    巴士在距离一百公尺远的公车站停下,不到一会儿又朝着邻镇驶去。

    「卡尔洛的情况如何?」

    安洁拉老师据实回答中年女性的问题:

    「目前还看不出想逃的迹象。」

    两人站在远方压低声音说话,眼睛看着孩子们在餐厅里大快朵颐。

    卡尔洛和周遭的院童一起拿面包沾浓汤,吃得正开心。

    「一整个上午,卡尔洛那一群都跟别的小朋友一起在湖边玩。」

    「这样啊」

    中年女性有些不安,还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了,却听得安洁拉老师沉吟:

    「不过」

    「不过?」

    转头看到安洁拉老师将双臂交叉在胸前。

    「看卡尔洛的眼神,一定在打什么主意我敢肯定。」

    「唉呀安洁拉老师,您看得出来吗?」

    「看得出来。」

    「不愧是有经验的老师」

    听见她这么开心地称赞自己,安洁拉老师笑着解释:

    「不是的。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所以才看得出来。」

    午餐顺利结束。收拾完毕之后,就到了平日的午睡时间。

    卡尔洛等人乖乖午睡。鼾声四起的小朋友睡相很差。

    「」

    中年女性帮孩子们盖好被子,安洁拉老师也跟去探视情况,还蹲在卡尔洛的床边盯了好一阵子,确定她是否真的睡着。

    午休时间结束时,院童三三两两起床,卡尔洛也醒了。

    「你、你们下午要在哪里玩啊?」

    看见卡尔洛和几个小朋友们走出寝室,中年女性赶紧问道,语气显得有些刻意。

    「我们要去二楼玩。」

    卡尔洛老实答道。中年女性也说了一声「好啊。」

    一出寝室,卡尔洛马上以锐利的眼神继续说道:

    「只不过我们要玩『躲猫猫』」

    边说边走上唯二道通往二楼的阶梯。

    「」

    安洁拉老师站在玄关外边,笑咪咪看着这一幕。

    大门外面,可以看见脚踏车的影子

    卡尔洛口中念念有词:

    「想阻止我?不过我还是要闯一闯。」

    安洁拉老师口中念念有词:

    「想跟我斗?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教养院二楼有一间专供孩子嬉戏的大厅,里面有各种积木、图画书和玩具。今天有将近二十个小朋友选择在这里度过下午,因此热闹得不得了。

    卡尔洛等人席地坐在大厅一角

    「这个奸奸笑」「啊哈哈」「你们快看这个!」

    他们拿着图画书,不时故意高声嚷嚷。

    但是在嬉闹声之间,偶尔出现这样的对话:

    「知道了吗」

    「思。」「包在我身上。」

    或是

    「这个要靠大家的帮忙。时机很重要。」

    之类的窃窃私语。

    下午刚过一半。

    时间一分一秒逼近巴士到站的时刻。

    「」

    自从卡尔洛走上二楼,安洁拉老师就一直坐在玄关旁边。

    偶尔会有院童跑来找她一起玩,她就会骗他们说:

    「老师要在这里应付客人,对不起罗。」

    有时候也有小朋友下楼跑到外面玩,不过其中没有卡尔洛的身影。

    安洁拉老师向职员询问卡尔洛在二楼的情况,只得到这样的答覆:

    「是啊,他们正在看书。她还说她想学花绳,向我们要绳子。可见她也有可爱的一面呢。」

    眼看着下午已经过了一半,安洁拉老师忍不住喃喃自语:

    「我知道她的目标是那班巴士,身上八成也带着搭车要用的铜板,可惜我是不会让她趁心如意的来吧,看你怎么出门?」

    就在这时,二楼传来年轻女职员的叫声:

    「啊!你们在做什么!好危险、快下来!」

    「采取行动了?」

    安洁拉老师立刻站直身子,却没有走开半步,而是向一名从职员室飞奔而出的女性说道:

    「请你到二楼去看看。」

    然后自己继续在玄关外面观察外头的动静没有人往大门口跑去。

    二楼只听见慌乱的脚步声。女职员走下一楼,脸色苍白地报告:

    「有两个小朋友爬到窗外的排雨管,想从水管溜下去」

    安洁拉老师马上回问:

    「他们只是作势要爬出去,并没有真的溜下去,对不对?」

    「啊?对:您怎么知道的?」

    「那是假动作,只是简单的声东击西。小孩子的胆子没那么大,才不敢从二楼的水管溜到一楼我以前就不敢。」

    「是」

    说到这里,中年女性气冲冲地揪住两个院童的耳朵走过她们面前。

    「好痛」「对不起啦」

    那两个人都不是卡尔洛。

    「卡尔洛还在楼上吧?」

    听到安洁拉老师的问题,中年女性点了点头,继续将两个孩子抓进职员室里,准备像往常一样开始说教。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脚步声冲下楼梯。

    只见一个小孩狂奔而下,看样子打算就这么冲出玄关。那个孩子虽然没有穿着卡尔洛的衣服,可是头上戴着一顶大帽子,完全遮住他的脸。

    「啧!」

    安洁拉老师只好跳出来阻止他。

    只见她跨开脚步,双手叉腰站在门口大暍一声:

    「站住!」

    那个孩子吓了一跳,立刻慢下脚步。

    「不准在走廊上奔跑!」

    安洁拉老师拎起那个孩子的衣领,直接将他抓到一旁,然后掀开帽子,看清楚长相。

    「果然是诱饵」

    他不是卡尔洛,而是一个体格身高相仿、常跟她一起玩的小男生。

    「请一并骂骂这个孩子。」

    安洁拉老师把小男生带到职员室门口,让他加入其他两人的挨骂行列。

    又在同时

    「呀!」

    二楼传来一个小女生的尖叫。

    「!」

    安洁拉老师和另外两名女职员一起抬头看去

    「卡尔洛从窗户摔下去了!」

    这才听见这声惊呼,还有孩子们的喧哗声:

    「那个白痴!」「笨蛋!刚刚还说没问题!」「怎么会这样!」

    安洁拉老师拔腿就跑。但不是上二楼,而是冲往玄关。可是马上停下脚步,向一名女性职员下达指示:

    「要是卡尔洛下楼,请你一定要拦住她!」

    说完之后才冲出屋外。

    一到屋外立刻全速冲刺,先绕到建筑的后方。在后院玩耍的孩子也都听到刚才的尖叫声,正仰头看向游戏室的窗口。

    至于后院的地上

    「哼!我就知道!」

    看不到卡尔洛的娇小身躯。

    她抬头看去,只见窗边探出好几个小头,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种小把戏,你以为骗得过我?」

    安洁拉老师沿着原路冲回屋内,一进玄关就对茫然的女职员问道:

    「卡尔洛呢?」

    「她没来不是摔下楼了吗?」

    「那是骗人的!好啊,惹了这么多麻烦,就算我抓住你的脖子也没人能说什么」

    安洁拉老师的嘴角浮现恶魔笑容,一步一步踏上楼梯。

    她打算前往游戏室。事到如今,就算把卡尔洛抓起来禁足到傍晚,也不算是侵害人权。

    上了二楼,沿走廊前进几步,安洁拉老师伸手抓住游戏室的门把。

    「卡尔洛!到此为止了!」

    猛然推开房门,却见到大半个身子已经攀出窗外的卡尔洛

    「你太嫩啦!」

    「什」

    还有小脸上的潇洒笑容。

    「来得正好。就这样再见啦!」

    留下一脸惊愕的安洁拉老师,卡尔洛的身影消失在窗边。

    安洁拉老师连跑带跳躲开游戏室里的小孩,连忙趴到窗边。打开窗户往外一看

    只见到卡尔洛俐落地从排雨管往下滑,安全在前院着地。

    「哩i,」

    卡尔洛抬头看着二楼,得意的笑了一声,还对着安洁拉老师举起右手大姆指比了比,随即飞也似的奔向教养院大门

    「可、可恶!」

    安洁拉老师大声怒骂,又转身朝游戏室外跑去,一路闪过奸几个被她吓哭的院童,也顾不得震天价响的脚步声,气急败坏冲下楼梯,像一阵狂风跑过几个目瞪口呆的女职员面前,三步并两步出了玄关。

    卡尔洛远远的背影正跑过大门右转那是巴士站的方向。巴士也刚好在这个时候开来。

    「有一套!但别以为你跑得赢脚踏车!」

    巴士站约在一百公尺之外,脚踏车应该追得上。

    安洁拉老师把手伸向门边的爱车,正想一如往常抬起车来换个方向

    「咦?」

    怎么也抬不动。

    定睛看去,只见爱车的前后轮都被细绳牢牢绑在庭院的大树上。

    「」

    那些都是花绳的绳子是先前跑到屋外的孩子干的好事,

    「该死!别小看我!」

    安洁拉老师不打算花时间解开那些线结。她使出浑身解数,硬是将脚踏车用力一扯。

    「暍啊!」

    啪啪啪!绳子被她一口气给扯断。一看到脚踏车重获自由,立刻跳上去猛踩踏板。

    穿过大门的脚踏车一个甩尾,直直往巴士站骑去。

    巴士就在前方,这时正要停靠巴士站。车后的红色刹车灯刚刚亮起。

    「什么?」

    可是却见不到卡尔洛的身影。

    巴士站空无一人。没有岔路的笔直马路前后左右,也看不到卡尔洛的人影。右手边就是教养院的高墙,卡尔洛绝对不可能爬过去,左边则是空无一人的空地。

    安洁拉老师继续往前骑,一面四处张望一面在巴士站紧急煞车。

    巴士的车门还没关上。安洁拉老师一看见手握方向盘的中年驾驶,劈头就问:

    「刚才有没有小孩上车?」

    「没有」

    老实的司机先生又加了一句:

    「今天一个客人也没没有。」

    「请让我看看车内!」

    「好是好」

    安洁拉老师把脚踏车放在一旁,一个箭步跳进巴士。这辆巴士只有这扇车门。

    「」

    车厢里却只有一排又一排空空荡荡的座位,没有乘客。

    「为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看着安洁拉老师气喘嘘嘘呆站在那里,司机先生轻声问道:

    「可以了吗?」

    「好不好意思,我以为教养院的孩子逃了出来」

    安洁拉老师一面道歉,一面走下巴士。耳朵听到司机先生的声音:

    「思如果只是小孩,就算他有再多钱,我也不会让他一个人上车。」

    「说的也是不好意思」

    垂头丧气的安洁拉老师走到车外,听见司机先生喊了一声「出发!」随即关上车门,驾驶空无一人的巴士缓缓前进。

    站在倒地的爱车旁,安洁拉老师傻傻看着没有客人的巴士驶过眼前。

    「」

    车后窗、备胎、尾灯、防撞杆

    紧紧攀在防撞杆上的卡尔洛。

    「什么?」

    卡尔洛看着发出怪声音的安洁拉老师

    「老师你也很厉害啦!」

    脸上笑得好开心,挥舞小小的右手。她的双脚放在防撞杆上面,左手牢牢握着备胎的固定管

    这是坐霸王车的头等座。

    「天啊」

    安洁拉老师马上懂了

    跑到巴士站后,卡尔洛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跑到巴士的前方,奸让安洁拉老师看不见她。

    她知道安洁拉老师一定会去问司机,于是就趁老师上车找人的时候缩着身子绕到车后,在发车的同时跳上去抓住防撞杆。

    「不用担心啦!」

    卡尔洛最后只抛下这么一句。

    司机先生看不到卡尔洛。巴士变得越来越小。

    这里距离邻镇三十公里,没有办法追上巴士。就算跟邻镇联络,卡尔洛也很可能在到站之前跳车。一旦混进人群之中,那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被她摆了一道」

    站在巴士排出的黑烟里,安洁拉老师颓然坐在无人的站牌下。

    巴士继续往前开,很快消失在田园和草原的尽头。

    『卡尔洛的华丽大冒险序曲乙完

    『卡尔洛的华丽大冒险其之一』

    其实,卡尔洛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卡尔洛成功逃亡之后,教养院里掀起一阵翻天覆地的大骚动。

    力气用尽,一脸憔悴的安洁拉老师和急得像热锅蚂蚁的院内职员,把卡尔洛的同伙们团团围住,可是不管再怎么逼问,他们的口风依旧很紧:

    「没什么,只是出去晃一下。」

    院方也打电话给邻镇的警察,始终没接到任何回覆。

    就在漫长的夏日午后接近尾声,少了卡尔洛的晚餐时段结束之时

    「我回来了!」

    卡尔洛的小脸竟然出现在门口。

    所有的职员都很惊讶,二话不说把她押进职员室里坐定,不停询问她与责备她。

    可是卡尔洛只是若无其事随口应道:

    「我只是想到邻镇逛逛而已。」

    仿佛幽灵的安洁拉老师悄悄站到卡尔洛面前。

    「老师对不起啊」

    「算了,没关系可是你是怎么回来的?不是没巴士了吗?」

    「搭送货的大卡车啊。我之前跟司机叔叔聊过,知道他今天傍晚会从镇上开过来,所以我在镇上逮到他,请他载我回来。」

    「喔,这样啊你连这一步都想奸了真是服了你了」

    「别这么难过嘛,老师。你也很了不起啊,差一点就抓到我呢。」

    「哼算了啦我也老了」

    安洁拉老师显得失魂落魄。中年女性连忙上前,额角青筋浮现,以惊人的气势说道:

    「卡尔洛!不对,卡尔拉!这回我一定要好好处罚你!」

    「我早有心理准备」

    「从明天开始一连二十天,罚你不准跟其他人一起玩!除了吃饭、睡觉和上学以外,你都得给我待在职员室里帮忙还有补习!我会派老师整天盯着你,只要你稍微偷懒或是想逃跑,处罚时间就会一直增加!」

    「就这样而已吗?小事一桩。」

    卡尔洛仍是一派从容不迫

    「不过我想问」

    只见她的脸色一变,以一脸认真的模样问道:

    「明天的导师送别会,我还可以参加吗?」

    「」

    没料到她有此一问,中年女性一时答不出来。停顿了一会儿才说:

    「好吧这算是特例。不过你不准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

    次日。

    卡尔洛和大家一起用过早餐,来到院中最大的房间集合。这里是小朋友们平时读书写作业的地方。

    房里的椅子全都已经摆整齐,面向前方的黑板。黑板前面放了一排长桌,桌上有一幅裱框的人像画。

    画中人正是导师艾印墨尔索。但那是用蜡笔在月历纸背面画成的,而且笔法非常稚拙。

    导师生前非常不喜欢拍照,死后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再加上人们也没找到他的遗体,最后只好用一个十五年前待过这里的小女孩的画来代替遗照。

    画这张画当时只有五岁的她,后来被洛克榭首都的某户人家领养。

    临走之前,小女孩笑着在导师脸上亲了一下从此音信全无。

    孩子们已经在房间里坐定。

    教养院的职员们也都到齐,略有倦容的安洁拉老师也在场。再加上镇上的居民,送别会场里面挤满了人。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中年女性对着众人朗声说道她的身后只有一幅小孩绘制的蜡笔画。

    「为故人送别,却连一朵花也没有,我们也是干百个不愿意。但是」

    「等一下!」

    卡尔洛突然出声妨碍仪式进行。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大人们全都吃惊地望着她,

    「不好意思,送别会可不可以等一下再举行?」

    「你、你说什么?」

    中年女性大惊。

    「只要一下就奸。我只是希望送别会晚一点开始。」

    「卡尔洛!你昨天还没闹够吗」

    中年女性生气了。

    「等一下有什么关系!」「一下就奸!」「拜托!」「求求你!」

    其他院童纷纷起身,异口同声一同嚷嚷。一时之间,会场中满是小朋友求情的声音。

    「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中年女性显得有些狼狈,职员也是面面相觑,镇民纷纷大感不解。就在这时

    「午安!久等了!就是这里吧?」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

    职员们吓了一跳,一时反应不过来。可是院童们开始放声大叫: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就是这里!」

    「抱歉迟到了。量实在太多了。」

    走进来的年轻男子身穿围裙,胸前捧着满满的「货」

    「你赶上啦。麻烦摆在那张画的旁边!」

    如此说道的卡尔洛,视线前方是

    「:真有你的!」

    安洁拉老师的眼睛为之二兄,只觉得一股馨香扑鼻

    原来是好大一束鲜花。

    「遵命!这种场合果然还是要有花啊。」

    不知事情前后的花店大哥开心地将各种鲜花摆在导师的画旁,然后转过身对众人说道:

    「卡车上面还有好多,我一个人不知道要搬几趟才搬得完。有没有人愿意来帮我的忙?」

    「奸、我来」

    卡尔洛正想跑出来,却被安洁拉老师瞪了一眼。

    「思,奸啦。我知道我被禁足」

    卡尔洛的脸上有些歉意。

    「算了,快给我滚去帮忙,你这个坏孩子。我也一起去。」

    不料安洁拉老师不但笑了,而且说话变得好粗鲁。

    「啊哈哈!」

    「哈哈哈哈!」

    于是两个人一边笑着一边很有精神地跑出去。

    「我们也可以去帮忙吗?我们想送点东西给导师嘛。卡尔洛为了大家,花光全部的财产去买花。邻镇的花店有好多花,这些都是她去订的」

    一个很小的小女生仰头看着中年女性问道。

    中年女性蹲了下来,视线降得比小女生还低,柔声答道:

    「当然可以啊大家一起去给导师送花」

    接着便是一阵哽咽,泣不成声。她抱起小女生,跟着卡尔洛等人走到外头。

    「大家一起去吧!各位来宾也一起来!」

    担任卡尔洛替身的小男孩振臂一呼,会场中立刻响起一片欢呼。

    于是人人手里捧着鲜花,在走廊上排队等着进屋。

    抱着和自己身高差不多高的盆花,卡尔洛边走边对身旁的女子说道:

    「思,只要事情跟我扯上关系,就没有那么简单。」

    「哼。别以为你赢了虽然是我输了。」

    双手提着鲜花的安洁拉,如此回答身旁的小女孩。

    就在惊人的鲜花排场之中,导师的送别会顺利进行完毕。

    有的花朵装饰在教养院里,有的改种在院子里,或是分送给来宾。

    「唔结果我还是要受罚?」

    「那当然。规炬就是规矩。已经少罚了十五天,你该知足了。」

    「唔」

    于是受罚的卡尔洛,只好暂时在职员室里的众多鲜花陪伴之下,度过她的每一天。
友情链接